民间故事

历史故事
民间故事
历史今天
战争故事
文化故事
民国故事
中国野史
党史故事
长征故事
春秋战国
三国故事
后宫故事
三十六计
史记故事
神话故事
皇帝故事
上古
夏商周
秦朝皇帝
汉朝皇帝
两晋皇帝
南北朝
隋朝皇帝
唐朝皇帝
五代十国
宋朝皇帝
元朝皇帝
明朝皇帝
清朝皇帝
历代皇帝
世界历史
古代世界
近代世界
现代世界
世界名人
世界之谜
成语大全
成语故事
成语典故
成语接龙
看图成语
解梦大全
周公解梦
原版周公
梦与心理
做梦分析

杨大郎断指

时间: 2018-05-29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话说民国年间,在大巴山下古驿镇,若论起木工手艺,杨大郎绝对算是数一数二的傲角儿。
  那年月,乡下匠人一般都是走乡串户地找活儿干。杨大郎成名后,十里八乡请他上门做家具的特别多,他技艺精,活计出彩,工钱也公道,主家满意,都是好酒好菜的管够。这也使得杨大郎养成了好吃的刁嘴:他嗜好老家的卤鸡,别人吃这卤鸡,都是拣多肉部位吃,杨大郎却独爱鸡脚,旁人不解,他笑道:"鸡脚嚼起来筋道,熏干卤焖后,真是滋味无穷,哪是柴肉能比的?"
  却说这年秋末,镇东开油坊的陈老财请杨大郎到家里做一套家具,说是次子娶媳妇用。
  杨大郎领着徒弟,也是他外甥家亮,带齐斧锯刨凿之类的工具,来到陈老财家,与他点清木料,谈妥制作的物件及工钱,安顿下来。
  当晚,陈老财摆了一桌四荤八素菜肴,盛情款待杨大郎师徒。陈老财知道杨大郎的嗜好,不仅上了一只整鸡,还专门上了一钵鸡脚,喜得杨大郎笑逐颜开。席间,陈老财抿抿嘴,笑道:"说来好笑啊,我那孙子小石头,也和大郎一样好吃这鸡脚。"
  杨大郎听了,也哈哈笑道:"这么巧?原来和我是同道中人哪!陈老板把他唤出来见见吧。"陈老财着人将孙子带出来,只见那小石头五六岁的模样,生得唇红齿白,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乌黑发亮,配上肥嘟嘟的身板,甚是惹人喜爱。
  陈老财爱怜地对小石头道:"快叫杨大叔、家亮哥!"
  小石头脆生生叫道:"杨大叔好!家亮哥哥好!"
  杨大郎忙不迭拈起一只鸡脚,回道:"好!好!小石头,咱爷儿俩有缘,来,整一只鸡脚。"小石头立马双眼放亮,接过鸡脚便往嘴里塞,撒着欢儿地跑出饭厅,逗得大人一阵大笑。
  隔日,楊大郎师徒俩便忙碌起来,因为要做齐新房用的全套家具,费时长,陈老财当然不能天天七个碟子八个碗地管饭,却也保证正餐不离荤,隔天必有鸡。一晃十天过去了,这日开饭,桌上倒是有卤鸡,偏偏少了鸡脚,杨大郎心知必是被小石头吃了,有些不快,草草吃罢饭,就回到工房休息。
  家亮过来后,见杨大郎脸色不好,开口抱怨道:"陈老财也太抠了,明明晓得大舅好这一口,却不舍得上两只鸡脚,害得大舅连酒都没喝好。"
  杨大郎"叭嗒叭嗒"抽了两口旱烟,斥道:"不要胡咧咧,咱是来给人做家什的,又不是来做客,主人家给啥咱就吃啥,还挑个啥?我少吃两只鸡脚又不会生疮害病!"家亮不敢顶嘴,嘀嘀咕咕地去拾掇施工场地了。
  不承想,自这日后,陈老财家的饭菜便罕有卤鸡上桌,偶尔见着,也是撕开的散肉,鸡脚是踪影难寻。杨大郎着实郁闷,又不好意思开口讨要,少了称心的佐菜,连酒也喝得少了,塌着肩膀提不起精神。
  又过去多日,一天晚上,家亮从饭厅回到工房,愤愤不平道:"大舅,我算是看透了陈老财,真叫抠!我亲耳听见他婆娘说要给大舅上鸡脚,他倒好,就是不许,连小石头的都给停了!说是寻常人家,哪有餐餐啃鸡脚的,要等我们活儿干完了再说!"
  杨大郎阴沉着脸没搭腔,只是狠狠地磕了几下烟袋锅。
  家亮见状,转转眼珠小声道:"要不,咱在这家什上做做手脚,整整他?"
  杨大郎勃然大怒道:"混账!咱们做手艺活儿的咋能起这歪心思?纵是主家再不仁义,咱也要讲良心,对得住祖师爷传下来的规矩!你若再讲这话,立即给我滚蛋!"
  家亮吓得脸色发白,慌忙抽了自个儿俩嘴巴子,向杨大郎讨饶。
  两人紧紧张张干了五十来天,衣柜妆台、花床书案、桌椅盆架,整套家具十九件,全部完工。
  陈老财一家子仔细看着整齐亮眼的新家具,高兴得合不拢嘴。
  结完工钱,陈老财免不了又置了一桌盛宴答谢杨大郎。
  酒足饭饱后,杨大郎令家亮背上工具,告辞回家。陈老财殷勤地把他们送出门,取过一个鼓囊囊的布袋,还有一封信,塞到家亮背兜里,说道:"拿着,给你师父带回家去。"
  半道歇脚时,家亮打开布袋一看,脸色瞬时变了,忙不迭拆开那封信,看完了沉默良久,终于颤声道:"大舅,我干了亏良心的事儿啦!"
  杨大郎不解道:"你喝多了?又在胡咧咧个啥?"
  家亮把布袋和信递给杨大郎,带着哭腔道:"大舅你看看,陈老财给你送了一袋子麻油浸过的卤鸡脚,足有百多只啊!他,他信里写,先前不给大舅上鸡脚,是看小石头爱和你抢,若单独给你上,又怕孙子闹,这才停了宴席上的所有鸡脚,攒下来给你带走。可我还一直记恨他不给你上鸡脚,背着你在大衣柜上动了个手脚,把柜顶尺寸改了,重心前倾……我该死啊……"
  杨大郎听了,脸色泛青,气得直哆嗦,一巴掌抽过去,喝道:"混账东西!还不快回去给人家改回来?事了了再跟你算账!"
  家亮"嗷"的一声,背上工具撒丫子往回跑,杨大郎紧跟在后面。两人紧走快跑地赶到陈老财家,才进门,竟听得内屋传来一阵号啕哭声,小心翼翼地循声找过去,就见一幅惨景,原是那小石头淘气,翻腾新家具,拽大衣柜门时,衣柜迎面将他砸在地上,大人慌忙抬起衣柜,抱起小石头,却发现他已没了气息。
  家亮顿时瘫倒在地上,杨大郎呆视片刻,凄然道:"造孽呀!"说罢,他抽出明晃晃的利斧,摊开左手,呼地剁下去,两根手指迎刃而断,鲜血箭似的喷出来。
  杨大郎从此不再沾一口鸡。
Tags:

人赞过

评论列表共有条评论

暂无

昵称:
   
验证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