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历史故事
民间故事
历史今天
战争故事
文化故事
民国故事
中国野史
党史故事
长征故事
春秋战国
三国故事
后宫故事
三十六计
史记故事
神话故事
皇帝故事
上古
夏商周
秦朝皇帝
汉朝皇帝
两晋皇帝
南北朝
隋朝皇帝
唐朝皇帝
五代十国
宋朝皇帝
元朝皇帝
明朝皇帝
清朝皇帝
历代皇帝
世界历史
古代世界
近代世界
现代世界
世界名人
世界之谜
成语大全
成语故事
成语典故
成语接龙
看图成语
解梦大全
周公解梦
原版周公
梦与心理
做梦分析

妈祖的传说故事 妈祖之墓

时间: 2018-04-29 来源: 历史故事网 作者:

  旱魃被诛杀了,老天立即降下大雨,挽救了大旱,这湄洲岛上又出现了风调雨顺的景象,田地里重新长出了绿油油的禾苗,就连那湄洲码头上的几乎脱掉了叶子的老榕树也重新长出了嫩芽。

  

  此时正是渔汛,林氏三兄弟带着捕鱼船队出海去捕鱼,傍晚归来,那些船舱里总装得满满的各种各样的鱼虾。

  

  湄洲码头早晚最热闹,早晨,那些女人们要拉着儿女到这里为丈夫送行,祈求观世音菩萨的保佑,傍晚,这些女人还要拉扯着儿女到这里来提心吊胆的迎接满载而归的丈夫。

  

  又一个早晨,玉春虽然事务忙,她也得象其他妻子一样来送送自己的丈夫,才回到她的办公室里处理一天应该做的事。她确实是够忙的了,幸好她没有孩子,少了些拖累。

  

  天气是非常的好,那轮红彤彤的太阳离那蓝色的海水越来越远,而那海水却越来越亮。海鸥就在那湛蓝色的天空与那碧蓝的海水之间飞行,它们没有目的抑或就是它们的目的。林氏三兄弟走在船队的最前头,那些传播福音的信天翁,就在他们的头上盘桓。林氏兄弟与其他渔民一样,非常的高兴,在这样一个好天气一定能捕到金枪鱼和上等的大对虾。这金枪鱼和大对虾都比其他的鱼虾值钱。大海平静得没有风,没有浪,渔船行驶起来非常地平稳。

  

  渔船到了渔场,那些金枪鱼,那些成群的大对虾,渔民们急忙撒下网。可那些鱼虾却沉到了海水下面去了,就连鱼网也在朝海水里沉。这下,可把渔民们惊慌了,不知网着了什么东西,连网都沉下了海。

  

  这时,平静的大海骤然间翻起了白浪,这浪头越翻越高,伴随着使人心惊胆颤的海哮,一个巨浪一下子就把渔船抛了个底朝天。这些渔民们都有很好的水性,虽然掉进了海水里,很快便抓住了船舱边,有的人已经爬上了倒扣在海面上的船底。这海浪逐渐在加大力度,并由众多的波浪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如同七级台风卷起的海流一样,一当渔船被漩涡卷进去,就休想活命了。

  

  林氏三兄弟见这平静的大海突然掀起了大浪,心知不妙,林老二立即吩咐他的手下人发出求援的信号。并下令他的船员立即把船划向南面的荒岛,到那里去暂避。林氏三兄弟从小就跟着父亲林愿与大海打交道,本来对大海的脾性,也有所了解。但在这样好的天气,没有任何一点预感的情况下,平静的大海却巨浪滔天,他们却从来没有遇到过。那些漩涡并没有去卷走小渔船,却专门对准他三兄弟卷来。三兄弟立即划船避开,但那漩涡如同与他们捉迷藏似的,就紧紧的追随他们不放。三兄弟指挥手下人奋力拼搏,总算把那可怕的漩涡避开了,大家才得以喘口气。可是,那被躲过的漩涡重新慢慢地娶拢来,又团团地围住了他们的三艘大船。

  

  天上的太阳早已变得暗淡无光了,湛蓝色的天空如同被人蒙上了一层灰色的厚纱布,海鸥惊叫着,在那灰色的天空与大海间冲刺,信天翁这时已不知逃到了哪里去了?这大海就只有渔民在与海浪搏斗。

  

  那些在浪尖上巅簸的渔船,渔民们摇晃着身子,跪在船舱里,向老天祷告,向观世音菩萨祈求。但在这时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海浪越来越大,而那漩涡越裹越紧,林氏三兄弟的三条船要想冲出这犹如九级台风卷起的漩涡是不可能的了,但,他们谁也没有死心,幼年时代开始,就注定了他们要与大海拼搏,多少次遇险,最后还不是逢凶化吉。在这漩涡中,最可怕的是船与船之间相碰撞,如果是那样就会船毁人亡。所以,林老二指挥两个弟弟,把船向着各自的方向往外突,只有突出漩涡才有一条生路。虽然那些船员都很用力,但,三条船不仅没有突破漩涡,而且还越来越靠近,只要船与船一接触,可怕的事就会发生了。船员们的力气是有限的,能坚持多久?最后还不是筋疲力尽,船毁人亡!就在最危险的时候,漩涡中的人终于听到了一个声音:“哥哥!我来救你们了,快把缆绳抛出来!”

  

  危难中的林氏三兄弟终于听到了妹妹--林默的声音--十几年前,他们与父亲在大海上遇难,正是妹妹的元神救了他们父子四人!如今妹妹的元神又来救他们兄弟了。

  

  其实,并不是林默的元神,而是她自己亲自来救三位哥哥。她自己划一艘小船在前,四大金刚与兰兰划一艘稍大的船紧随在后,到了出事海域,她吩咐四大金刚快去救助那些遇难渔民,她自己却去救她的哥哥们。

  

  好不容易林默才抓住了三根缆绳,她套在自己的手上,便用力向外拉,企图把三艘船拉出那漩涡。可就在她快把船拖出漩涡时,一股大浪打过来,却把她自己压在了海水中了,她一挣扎那缆绳便从她手上滑脱了,她自己几经挣扎,好不容易冲出海面,然而却有一种神秘的力把她往下拉拖,这股力如此之强大,她再也不能摆脱了,她只能顺着这股力越来越快的朝下沉呀沉!而海水竟从她口里,鼻孔里钻,她终于什么都不知道了!

  

  林默继续朝海底下沉,逐渐头向下,脚朝上,她那身带有纹路的白色长裙子,随着她下沉的速度的加快,裙口便向着上面敞开了,在那海水中如同一朵那山间的正在盛开的野百合花,那两只白中带紫的大腿就象那百合花的花柱,两双白而赤的脚如同那花柱上的花蕊。那盘着长发的头不正是百合花的花蒂嘛!她越往下沉的快,那朵百合花就绽开的越大。她终于沉到了海底,头却接触到一根铁棒上了,好像那铁棒是一根磁铁棍,她就是一块生铁,就那样紧紧地被吸住了。

  

妈祖的传说故事 妈祖之墓

  就在此时,那铁棒上被绑缚的赵公明,却从那绳索中解脱了出来。他虽然被绑在那铁棒上,他的眼睛却能穿透那海水,看到那海面上的一切:他见到林默为救他的三个哥哥,把那三根缆绳牵在自己手上,他非常着急,因为他知道东海龙王的小女儿为报杀夫之仇,不仅要害死她的三个哥哥,而且还要害死林默,当然,他为林默担心,但他被绑在铁柱上,虽然看得清,却毫无办法,所以,他非常的着急,便在那铁柱上挣扎,他自己却不知道,他一挣扎,便掀起更大的海浪,也就为他的心中的“情人”--龙女--林默增添了更大的危险。

  

  赵公明冲上铁柱,一下子抱住林默,一边大叫:“公主!”他竟忘记了,林默是凡人,在这深海里,怎么回答他,他得立即把她抱出海面才有可能救活她!林默在他的怀中如同他自己的身子一样冰冷,而且软绵绵的,他只得把她头对着他的头,身子贴着身子,减少阻力,迅速冲出海水。

  

  大海平静得如同没有发生过什么似的,太阳红彤彤的还是那样挂在天空中,把他那倾泻不完的热量撒到海面上。海鸥成群结队的在海面上啄食那些根本不知道死活的鱼虾,信天翁如同迷失了方向,在那些海鸥中间乱窜,一边发出声声悲凄的叫声。

  

  赵公明一出海面,立即大叫:“公主!你醒醒!”可是林默早已魂归普陀山了,怎么能够叫得醒了呢?赵公明用嘴对准林默的鼻子,一点气息都没有了,他揪心地悲痛,林默的遗体便从他手中掉进了海水里……

  

  “赵公明!”

  

  他一听是一直监视他的龙吉公主,他根本就不想理睬她。他重新抱起林默的遗体,飘走了。龙吉公主怕赵公明会抱着林默的遗体到东海龙宫去闹事,所以,不得不跟着他,好阻止他干蠢事。

  

  “龙吉,你跟着我干啥?”

  

  “赵公明,你不能到东海龙宫去找龙王的麻烦!”

  

  “龙吉,你能救林默,为什么不救,为什么不阻止小龙女害死林默!”

  

  “赵公明,如果我救林默,那你就会永远被绑在那铁柱上,而且我还违背了天意!”

  

  “我情愿永远被绑在那铁柱上,也不希望林默这样被小龙女给害死!”他说这话自然有因,因为,观世音菩萨的龙女下凡,他便也偷偷地来到了人间,希望能与龙女结为夫妻,但因龙吉从中作梗,他不仅没能与林默结为夫妻,反而被女娲娘娘绑在了东海底的一根铁柱上,并派龙吉看守。当时女娲娘娘对着赵公明说:“你想从这铁柱上解脱,除非这铁柱开花,否则,你就永远被绑在这暗无天日的海底”。

  

  “好个赵公明,你现在不是已经抱着你的情人了吗,还不满意?”

  

  赵公明不再理睬龙吉了,他抱着林默飘到了主航道边的灯塔山下。这灯塔山其实是一个石头小岛,此岛是由石头构成,所以乱石穿空,海水拍岩,只有那耸立的陡岩石壁的裂缝中才偶尔长出三两棵树来。可主峰如同刀切过似的,山顶的流水,给这灰色的陡岩,划下一条条明显的线条。那峰顶真象一座灯塔,直指着蓝天,每到夜晚从这里经过的船只,据说都能看到那塔尖上火光闪烁--这是一座神山。这主峰的两侧还有一些耸立的石柱,真是海上的奇观,凡是经过这里的船只,都要减慢速度,白天,观望这大自然的圣景,晚上观望那天仙为人们点亮的天灯。

  

  赵公明一手抱着林默,一只手把他的九节神龙鞭向那陡岩一指,“轰隆”一声巨响,那刀切的石岩上立即出现了一个圆洞。他把林默的遗体举起来,对着她那冰凉的脸吻了一下,然后,把林默的遗体,脚朝里塞了进去。

  

  “赵公明,等等!”

  

  赵公明不知龙吉还想搞什么鬼,他停了下来。

  

  龙吉走上来把她胸前挂的瑶池美玉,取下来,套在了林默的脖子上。赵公明一直没有注意林默的颈项,因为,他曾送她一柄金剑,然而,那小佩剑却不在了!

  

  “赵公明,龙女虽然是你的情人,但她也是我的朋友啊!”龙吉趁机讥讽赵公明,但他却不理睬她,由着她去说,他深情地看了一眼林默的面孔,毅然把她推进洞里,然后,从旁取下一块石头,塞进洞口,他用力一塞,碎石纷纷,接着用手一抹,那洞口封得与那陡壁没有一点差别。最后,站起身来,用他那九节神龙鞭指向那岩壁上方,刻下四个大字:“妈祖之墓!”

  

  “赵公明,你为什么刻‘妈祖之墓’,不刻‘林默之墓’?”龙吉见赵公明没有理睬她,她便讥刺道:“哦!原来你没有母亲,便把你的情人称为‘妈祖’!”

  

  赵公明在那“妈祖之墓”的右边用小字刻下“赵公明立”四字!龙吉看在眼里,又嘲笑道:“你为什么不刻上‘儿子赵公明立’呢!”赵公明听了一股怒火冲了上来,但在这悲痛之时,他无法与她计较,即使把她揍一顿,也不能阻止她不再来挖苦他,他得赶快处理完林默的后事,离开这里,他又在“赵公明立”四字侧刻下“大宋雍熙四年(丁亥)年九九重阳日”(即公元987年)。

  

  赵公明与龙吉双双离开了这灯塔山,从此过往的船只便能清楚地看到那陡岩上新出现的四个大字:“妈祖之墓”。

  

  林默被海浪吞没了,兰兰立即吩咐四大金刚道:“你们快去救小姐!”

  

  千里眼见哪里还有林默,只见林氏三兄弟在那漩涡里拼搏,于是对正在救助那些渔民的顺风耳三人说:“我们赶快去救公主!”

  

  四大金刚不得不舍弃那些渔民,划船向那漩涡冲去,说来也奇怪,当他们四人冲到那漩涡边缘时,海浪立即平静了下来,天空中的乌云一扫而光。

  

  林氏三兄弟在船上一齐惊呼:“妹妹!……”

  

  平静的大海上只留下了林默那底朝天的船,其他什么都没有了,一切都消失了!

  

  “小姐,你在哪里?”兰兰呼唤着。那平静的大海响起遥远的回声:“小姐,你在哪里?……!”

  

  大海平静了,渔民们得救了;林氏三兄弟也得救了,可林默却被大海吞没了。

  

  林老二立即吩咐他的弟弟们与船员分头去找寻,找不到活的,尸体也得找回来。

  

  千里眼和顺风耳,能够看得见其他人,听得到其他人的声音,唯独对林默没有一点作用,找寻林默,他们如同那些渔民一样,只得漫无目标的去找寻。兰兰与四大金刚同乘一艘船向东找去。在这东方的主航道边有一座叫灯塔山的岛,四大金刚最清楚,在那里,曾是四大金刚经常出没的地方,哪里有落脚的地方,哪里有藏身的岩洞,他们都了如指掌,如果一旦起了风浪,不论是船只,还是人,都有可能被卷到那里。

  

  这里刚刚起过风暴,所以,还没有过往的船只,大海是如此的平静,犹如熟睡的美人,敞开她那温柔的胸怀,是那样的优美壮观。

  

  兰兰与四大金刚把船划到了灯塔山陡峰的下面,那嘉佑站在船头,一眼就望见了那石壁上的四个大字“妈祖之墓”,不解地说:“大哥,你们快看,那石壁上怎么会钻出个‘妈祖之墓’呢?”他只能看见那大字,却看不清小字。千里眼在掌舵,其他人都看不清那些小字,于是,顺风耳走过来,说:“大哥,我来划,你去看看那石岩上写了什么鬼东西?”

  

  “二弟,不用看了,‘妈祖之墓’侧边刻的是‘赵公明立,大宋雍熙四年年九九重阳日’几个字!”千里眼早看清了那上面的字。

  

  其他人听了后,一下子都似乎明白了,但又不明白?那赵公明不是家家户户供奉的财神爷吗?林默的情人是赵明嘛,中间可少一个字,而就在林默与赵明拜堂时就断气命绝了,赵明是不是就是赵公明的化身呢?千里眼把船划到了石岩下,说:“大家下船罢,走近石壁再看看!”五人先后下船上岸,可这岸上只能容下他们五人,多一个人就没有立脚之地了。大家抬望眼,那石岩没有任何痕迹,就只有那岩的上方多了赵公明刻下的“妈祖之墓”,而且那落款就是大家生活的今天:“雍熙四年(丁亥)年九九重阳日”。他们五人无法明白的是,为什么赵公明要把林默尊称为‘妈祖’?

  

  兰兰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于是说:“我们既然来了,财神爷赵公明尊敬的人,也值得我们尊敬,我们也拜拜‘妈祖’,希望她保佑我们早点找到小姐!”

  

  四大金刚觉得她说得有理,四大金刚早已分站在兰兰两边,一同向妈祖低头默哀!

  

  微风一过,大海如同哭泣似的掀起了波浪,轻轻地拍打着石岸,飞起的几滴浪花如同悲伤的人儿迸出的泪水。浪花就在兰兰与四大金刚的脚下,永远的呻吟,泪水慢慢地腐蚀着石岸,可兰兰与四大金刚无论风和日丽,还是十二级台风,他们都丝毫不动,永远的就在“妈祖”的墓前默哀!

  

  不知又过了多少天,林氏三兄弟在其他方位的海域都搜寻遍了,就是不见妹妹的影子,更奇怪的是四大金刚也不见了,他们怀疑:是不是妹妹失踪了,这四大金刚又去重操旧业了呢?是那样,兰兰一个女孩子还有不被挟持的?于是,他们便沿着四大金刚所走的路线开始搜寻。这里的海域,林氏三兄弟也是很熟悉的,那灯塔山就是海盗经常作为中转站的地方,那里首先得去看看。

  

  林老二的船在最前面,一眼就看见了兰兰与四大金刚就站在那石岩之下,一动也不动的。石岸之下却不见了船只,于是林老二令他的人,吹号联络。走在最后的林老四,却望见那石壁上端的四个大字:“妈祖之墓”,他很奇怪:那石壁本来就是非常光滑的,谁能在那上面刻下那几个字,除非是神仙!这时林老二也看见了那石壁上的四个大字“妈祖之墓”。林老二专注的是兰兰与四大金刚,所以根本就没有朝石岸上望。

  

  三艘船先后靠近到石岩下,林老二在船上认真一看,那哪里是人,却原来是五尊石头呀!可是,他清楚地知道,在这石岩下,根本就没有这五尊石头的,它们是从那里飞来的?他对林老三说:“我在船上明明看到兰兰与四大金刚站在这里,怎么走拢后却是五尊石头呢?”

  

  “二哥,你是不是看花了眼?”

  

  “你问问他们!”

  

  那几个船工都异口同声说,他们都看到了兰兰与四大金刚。

  

  林老三与林老四再认真地把那五尊石头看了看,才说:“那中间一尊,真有点象女像,那两边却是四尊男像!”

  

  “这就对了,莫非他们五人在这里思念妹妹,竟变成了五尊石头?”

  

  “大哥,你没有看到,这石岸上端刚刚刻下的四个大字‘妈祖之墓’吗?这‘妈祖’又是谁呢?”

  

  林氏兄弟没有上岸,因为岸上没有立足之地,他们只能站在船上交谈,但在石壁下,抬起头却看不清那石壁上端的四个大字,他们不得不把船退到航道上,然后才在那黄昏的暮色中把那“妈祖之墓”四个大字看得清清楚楚的。大家都在思考:这“妈祖”究竟是谁呢?

  

  “三弟、四弟,我们的妹妹本来就不是凡人,她是仙女下凡来救苦救难,而那千里眼与顺风耳也不是凡人,他们可能也是神仙下凡来协助妹妹的!”林老二说得很肯定,他又推测道:“肯定是四大金刚与兰兰找到了妹妹的遗体,他们把妹妹埋在了这石岸上,然后在这石岸下站化了,去追随妹妹去了!”

  

  两兄弟听了二哥的话,也觉得有道理,林老四说:“我想那‘妈祖之墓’的旁边一定还有字,只是我们肉胎凡胎看不见!”

  

  “如果想看清是否有字,在这暮色中岂非易事!”

  

  “不管怎样,那‘妈祖之墓’四个大字,上个月也没有,我们三兄弟从福州回来,就没有看见。在这东海一带除了我们的妹妹配称‘妈祖’外,谁能称为‘妈祖’呢?”

  

  “二哥,那好,我们先在这船上祭拜,然后,回去准备香烛,再来祭奠!”

  

  林氏三兄弟带领着他们各自的船员,跪在船上,对“妈祖之墓”磕了三个头。

  

  “等等,我也要祭祭林小姐!”

  

  大家抬头一看,原来是赵全划船飞速而来。按照当时的风俗,任何要来祭拜死者的人,不论是好友,还是仇人,死者的家属都得热情的接待。赵全追求林默,不过是单相思,林氏三兄弟心里自然明白,但如今,人已经死了,他还来祭奠,当然要感谢。林氏三兄弟不得不再陪赵全磕头,祭拜后,站起身,重新瞻仰那灯塔山时,那山尖却闪着光芒。太阳刚刚西沉,月亮还没有升起,天空中也没有星星,就是渔火也没有这么早的。

  

  湄洲渔港,曾经被林默救过的那对童男童女跪在海边的榕树脚下,向大海祈祷:“保佑救命恩人平安!”林平在一旁劝他俩该回家吃饭了,但他俩一定要坚持到林默回来。

  

  林氏三兄弟的船队在傍晚时才返回湄洲,林平看见了,“快快,我二爸他们回来了,我姑姑也回来了!”

  

  林夫人从儿子口中得知女儿已经遇难后,一下子就昏厥了过去,三个媳妇手忙脚乱好一阵才把她从死亡的边缘救转来,她醒来的第一句话,还是:“乖女儿,你在哪里?”

  

  三个儿子一齐守在母亲的病床边,一步也没有离开。

  

  又一天,林夫人从昏迷中醒过来,含糊地对老二说:“去把孙儿孙女们叫来!”

  

  老三、老四的孩子都在病房外,唯独老大的遗腹子林平还在赵家,林老二立即吩咐小厮快去把林平母子接来。

  

  林夫人再次昏迷了,媳妇们也没有啥办法,林老二只得派人快去叫医生进来,中医先生逮住林夫人的手,把了阵脉对林氏兄弟说:“老夫人要仙归了,你们去准备后事吧!”

  

  老四的媳妇心肠最软,听了后,首先,哭了,这样便感染了老三媳妇,老二媳妇玉春心肠最硬,但人已将死,不能不打动她。这样,林夫人还没有死,但悲哭声却从病房里传了出来。

  

  当媳妇们把孙儿孙女一齐带进来时,林老二对着母亲的耳朵大声说:“妈!孙儿林平、林民,孙女林佳都在您面前!”

  

  林平与林佳眼睛上都挂着泪花,唯有林民尚小,只知道婆婆病了而已。

  

  可能是条件反射,或者是回光返照,林夫人再次从昏迷中回转过来,慢慢地睁开了眼,嘴唇微微地动了动。林老二立即趁机对着母亲耳朵又大声说:“妈,孙儿林平、林民;孙女林佳都在这里,向您问安!”母亲听后,微微抬抬手,老大明白:母亲想摸摸林平。于是老大把林平从地下拉起来,并把母亲的手放在了林平的头上。林平见婆婆已经不能说话了,不由自主地眼泪又从眼帘里滚了出来,扑在祖母身上,大哭起来。

  

  林老二看见母亲的嘴唇又在动,立即把自己的耳朵接近母亲的嘴唇,这样才断断续续地听到了母亲说得含糊不清的话,但他作为儿子他是很容易明白母亲的话中意思的:“老二,你没有孩子,就把你大哥的儿子过继过来,这样也对得起你九泉之下的大哥,也不枉你妹妹一片养育之情。”老二听后,抬起头来,又对着母亲的耳朵大声道:“妈,我一定照你老人家的意思办!”林夫人听后,脸上露出了一丝微微的笑意,那只手便慢慢地从林平的头上滑了下来,嘴唇、眼睛也慢慢地合上了。林老二用手一试母亲的鼻孔,再也没有气息了,他不由得惊呼道:“妈!妈!”那眼泪便如线似的流淌了出来。

  

  儿子与媳妇们一齐呼叫着:“妈!妈!”

  

  孙儿、孙女见父母一边呼,一边哭,也不由得与大人一起哭泣起来。

  

  林夫人由于过分思念女儿,自己也去追随女儿了。

Tags: 妈祖

人赞过

评论列表共有条评论

暂无

昵称:
   
验证码:
猜你喜欢